老凤祥
足金
338.50
--
六福
金条
292.00
--
周大福
金条
292.00
周生生
金条
292.00
--
菜百
饰品
335.00
--
老庙
黄金
293.00
金至尊
黄金
292.00
--
你当前位置:首页 >银行 > 银行“补血”压力加剧 首个银行资本补充专项债发行

银行“补血”压力加剧 首个银行资本补充专项债发行

2020-12-06 13:09:43来源:中国经营网

  近日,首个地方政府专项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方案公布。

  中债网发行公告指出,广东省将于12月7日招标发行100亿元专项债券,用以支持4家地方银行资本金补充,偿债资金来源于股利分红、信贷资产回收所得或财产信托运营收益、股权转让所得;通过股权市场化转让实现退出。

  日前财政部宣布先行下达新增专项债额度2000亿元,用于支持化解中小银行风险。截至目前,已有温州银行等多家银行披露申请意向。

  业内分析认为,专项债补充核心资本仅是针对目前风险偏高且在地方影响力较大、与政府关联度高的地方银行,地方政府在实际目标选择上会根据区域实际情况有所差别;同时专项债认购主体依然值得重点关注,以防银行自己投资认购再以债权资金补充资本的情况。

  首个银行资本补充专项债发行

  中债网12月1日公告显示,广东省将于12月7日招标发行100亿元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发行期限为10年,存续期6~10年末按发行规模的20%偿还本金。

  公告显示,专项债券资金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募集资金主要投向郁南农信社、普宁农商行、揭东农商行、罗定农商行4家地方银行,补充银行资本金。

  根据上海新世纪资信发布的评级报告,本期债券由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作为资金运营主体,通过间接入股等方式分别向郁南农信社、普宁农商行、揭东农商行、罗定农商行注资补充资本金40亿元、 37 亿元、14亿元和9亿元。

  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表示,地方专项债为10年期,到期后需要偿还本金,而股权工具没有到期期限,如何退出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广东省此次发行的中小银行资本补充专项债提供的方案中明确,本期债券偿债资金来源于股利分红、信贷资产回收所得或财产信托运营收益、股权转让所得,上述各中小银行产生的预期收益能够对本期债券本息形成覆盖。根据方案,广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或广东省深化农合机构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定农商银行、广东南海农商银行、广东顺德农商银行和珠海农商银行分别作为普宁农商行、郁南农信社、揭东农商行和罗定农商行的战略合作单位,支持上述中小银行全面转化经营机制,配合粤财控股做好资金运营管理工作;同时,上述战略合作方在本期债券还本宽限期后,参与粤财控股所持有的上述中小银行股份的市场化转让。

  评级报告显示,根据方案,偿债资金预计能够覆盖本期债券本息;但偿债资金来源受经济环境、中小银行经营状况影响较大,需关注收益不达预期对偿债资金的影响。

  近来已有多家银行披露申请地方专项债补充核心资本进展。

  温州银行早在9月公布的定增方案中明确,拟募资不超过70亿元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和处置不良资产;由老股东按比例配股,老股东(含股东指定的关联方)未足额认购的部分,通过地方专项债券资金筹集,由温州市人民政府指定特定主体认购。

  证监会10月22日披露的《关于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审核意见》显示,温州银行回复称,温州市政府指定的地方专项债特定主体为温州市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50000万元人民币,由温州市财政局全额出资;温州国金公司在认购方式、认购价格、限售安排等方面与其他股东不存在差异,公司也未与其设置特殊投资条款。

  广西北部湾银行也于10月份举行2019年度股东大会,对《广西北部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第六次增资扩股方案》和《广西北部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自治区政府专项债资金支持公司补充资本金方案》进行了审议。此外,乌海银行、内蒙古银行等城商银行也均相继披露了申请地方专项债补充资本金计划。

  某城商银行相关业务人士透露,通过地方政府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的政策年初已开始酝酿,近期才开始进入实施阶段,预计12月将进入密集发行期。“不过真正落地可能也会拖到2021年,毕竟还需要各种监管审批,还包括以什么方式、什么价格向银行注资等问题需要厘清。”

  多位银行业务分析人士表示,依据监管规定,地方政府可能更多采用通过全资公司认购银行股票或发行的其他资本补充工具的方式,向银行补充资本。

  区域差别较大

  今年7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已明确提出,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换债券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

  财政部日前宣布,经国务院批准,11月11日,先行下达新增专项债额度2000亿元,用于支持化解中小银行风险。据公开消息称,该2000亿元专项债将支持天津、河北、浙江等18个地区的中小银行,由省级政府负责制定具体方案。

  随着各地专项债的逐步落地,对于目标支持银行的选择越来越受市场关注。廖志明认为,不同区域地方银行的运营情况、风险状况、股权结构差别较大,地方政府在目标银行的选择上,会根据当地实际情况进行综合考虑,重点还是在与政府关联性强、对地方经济影响较大且风险相对偏高的城商行或者农商银行。

  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熊启跃也表示,地方专项债补充银行资本重在夯实地方银行损失吸收能力,地方中小银行参与地方经济程度高,对地方经济有重要影响。“此次地方政府通过专项资金直接向区域内关键地位的银行进行注资补充资本,有助于稳定地方金融生态,防范和化解地方金融风险。”

  对于选择银行的条件,国务院也提出要求,优先支持具备可持续市场化经营能力的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增强其服务中小微企业、支持保就业能力;将中小银行完善治理、健全内控机制等作为支持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条件。

  近年来银行资本压力持续上升,尤其地方中小银行,疫情后不良率上升,存款压力增大,流动性风险上升,银行核心资本监管指标压力增大。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前降后升,截至三季度末分别回升至16.25%和13.3%;城商银行和农商银行则持续下降,分别从12.65%、12.82%,降至12.44%和12.11%。

  熊启跃指出,一方面资本充足率指标的压力持续上升,另一方面非上市地方银行的资本补充渠道受限,市场对地方中小银行发行的资本补充工具认可度不高,地方银行想要通过外援资金补充资本越来越难。

  此前多家银行投行部业务人士向记者透露,包商银行接管事件出来后,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的准入门槛明显提高,发行难度和成本也大幅提升,已经有多家银行放弃发行计划。

  上海某资管公司业务负责人表示,去年以来各地农商行、城商行找资金参与股权定增或股权接盘的项目很多,今年下半年更多,但资金方关注度不是很高,不仅是各种监管限制方面的问题,主要是银行不良压力太高,多数地方银行运营情况也不理想,投资的压力较大。

  尽管外援补充资本渠道压力上升,今年以来非上市地方银行通过定增、发行二级资本债等资本补充工具补充资本的方案披露更加密集。

  证监会官网披露的公告显示,7月份至12月3日,有16家非上市地方银行公布定增说明书,其中仅11月份就有8家。

  此外,次级债发行规模激增。统计显示,1月份至12月3日,商业银行发行的永续债、二级债等次级债券96只,发行规模达12040.80亿元,超过去年全年水平;其中仅7月份以来就有7626.5亿元。

  中银证券分析认为,一方面今年以来银行规模的快速扩张使得部分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增长,另一方面补充方案的密集批复也显示出监管对银行资本补充的支持。

  熊启跃此前表示,地方银行资本紧缺最主要的原因是前期业务的非理性扩张,没有形成良好的内源资本补充循环机制和风险管控能力,银行业经过多轮资本补充,依然面临资本补充压力。“现阶段地方银行更应审慎开展各项业务,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通过兼并重组提升竞争力。”

猜你喜欢